说瞬息全宇宙里的母女和解离我太远了是因为,观影的人和去思考的人只有''我'',永远都是单方面地去理解爱,寻找爱,要学会包容和理解的也只有东亚女儿,干脆就不和解了,石头跌落悬崖独自粉身碎骨挺好的,大家都是piece of shit爱不爱的无所谓,be kind还是挺重要的。

遇到女骑手给我送外卖总是心里难受,而且最近能明显感觉到派送的女骑手多了很多。她们会轻声细语地说''请慢用'',我没有比她们更努力地在生活但我却可以动动手指让她们替我取餐送餐,我对她们说谢谢同时感到很羞愧。

在抑郁 

本来就生活在看不见的笼子里,被控制着直到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现在明目张胆地在小区加铁丝网,路障,铁皮门了,才崩溃着要自由,是不是太晚了。过着不是人该过的日子,但也都过下来了,只是经常感觉到屈辱,我们配得上得到现在这些。
在这个地方有自由意志好痛苦

封华绝代,是什么天才造词!

无聊的时候好喜欢玩扫雷,2048,数独,太喜欢益智游戏了,steam上有一款类似扫雷的游戏hexcells,我的总游戏时长接近100小时,对我的心灵和精神非常有益。

(主要是没什么时间看新闻了,情绪好了很多

你的恋爱对象给你发来这张表并且让你做一份自己的,你不会很想死吗?恋爱的魅力到底在哪为什么我一点都体会不到,被要求做这种简单但是超级无聊的事情且不能拒绝的痛苦程度绝对不亚于发现对方同时劈腿了十个人。

不要否认任何形式的抵抗,不要在不同的抵抗间比较优劣,不要认为自己点评抵抗也可以是抵抗的一种——这只是在拉踩那些已经承受了巨大压力的抵抗者。
在抵抗者们之间造墙,受益的又会是谁呢?
不要相信那个把抵抗当成一场真人秀的家伙。不要让自己变成他。

出现了,临时镰刀面对”入户消杀“:”有的业主很过分,有了房产证,就以为房子是他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泄露国家机密了朋友

后知后觉地发现,非必要早就充斥了我们的生活。上学的时候,恋爱是非必要的,考试是必要的。上班的时候,休息是非必要的,工作是必要的。上环的时候,健康是非必要的,控制是必要的。所有隐蔽的非必要,早就在蚕食我们的生活。我们并非是今天才走到这一步的啊。

认识的一个男性友人,昨天去到深圳要短暂呆半个月,今天做的第一件事是找好了健身房,比较有男德。

极乐迪昨天打完结了,今天陷入空虚无所事事,还完全沉浸在发现伊苏林迪竹节虫的震撼里,好享受追寻线索的快乐,但是又在游戏的过程中经常感觉到:又把事情都搞砸了。

随便点了一个华语流行电台听,别把我难听死

前男友经常感叹说我们两个人太像了,确实很像,不过是缺点的相似,比如在感情里的自私和软弱。听他讲他在恋爱的时候遇到的问题和他解决问题的方式经常能引起我对他的厌恶,同时我又知道如果遇到同样的问题,我的做法跟他不会有什么不同,然后我又开始反感自己。

之前没好好吃饭,好几个月不来月经,我妈陪着我去医院问诊。医生看着我们俩,什么话都没说先开了单子让我去验孕,我妈一直认为我是乖乖单纯女儿,但是我看她对结果其实很好奇以及不确定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