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 轉嘟

恭喜《玻璃心》入圍金曲獎年度最佳歌曲,無論最後拿不拿獎,金曲獎都辱華了,小粉紅的心碎成渣。再聽一次,又讓你森七七 :blobcatglowsticks: :blobcatchristmasglowsticks:
m.youtube.com/watch?v=-Rp7UPbh

江苏老家目前正在进行频繁核酸,当地网格员朋友圈转发的文章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不配合核酸就抓了检讨,开头说不配合核酸是违法行为,但是全篇没有说违什么法。还有义务,中国公民要履行的义务越来越多,那中国公民享受的劳动法什么时候能尊重一次?评论区还有猪猡发言,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晚上走在路上有点像《夜行者》里的那哥们,雨衣式大衣,急促的步伐,怨恨想要杀人的眼神,实际上只因为和我无关的会议加班到现在才回家,困得要死,相比杀死其他人更想有人来把我杀死。 :scremcat:

6点下班,7点开会,谁想出来的?

我真很困,上班很困,拉屎很困,周末也很困,巴不得一天睡23小时,剩下1小时就用来排泄,我真的好困。

没配电脑前用笔记本外接屏幕盯着游戏库存发呆,配完电脑后依然是对着电脑发呆,原来什么时候都不是配置的问题,这下真的无趣了。

也只有酒精才能合法将我推到一个很好的状态上

墙内人的评论总是离不开资本家,你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怎么这么多资本家?谁的问题? :ablobthinkingeyes:

微博潮男潮女因为spotify灰了就抑郁发疯了,拜托这玩意封不封不就上头动动手指的事,而且本身就偶尔需要梯子才能登录,正常下载。不知道潮男潮女在迷茫什么,像是年轻人头次被墙国力量击倒,也有点好笑。

很难想象洪申豪也是快人到中年的人了,YT上看了近期演唱,嗓音依然着保持年轻,昨天他的《自选集》公布了,怀念一下以前。

小林 轉嘟

我对于我的国家确实是没法满怀依赖的叫一声祖国的,只能称之为原生国家

其实还有点怀念第一份工作,创业公司,人少,虽然营业主体不是很喜欢但是好在同事们都很融洽,经常一起喝酒,也有喝到酒精中毒的地步,后来我对老板不满炒了老板鱿鱼,其他人也都该走的走。我换了两份有规模公司的工作,再也没认识什么有趣的人。

特师以前讲“你在你的国度,过着一种次要的生活。”大家只觉得在搞严肃文学,苦笑一下就过去了。现在“非必要”一词正式出现在公告中,我认为这句话开始变得像来自过去的诅咒。

墙内人怎么什么都指望着那一则蓝底白字通告,要是这玩意真管用中国人早他妈腾飞了。

打折就买了不再英雄1&2来玩,老游戏对我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但是大多数时候会玩了开头就被各种各样的原因劝退,不过目前这一款的内容和玩法都没有令人厌倦的样子,反而它出色的战斗系统和恶趣味的厕所存档让我觉得乐趣非常。

小林 轉嘟

笑看游戏群路人高谈阔论迪士尼说离开中国市场也可以的事,一堆人大谈特谈漫威不行了,说什么奇异博士2烂了,什么月光骑士还行,对网盘里的资源如数家珍。可是,就按照现在你国文化审核,稍微暴力一点的剧集进不来,题外话,谁记得冰与火之歌最终季最后一集腾讯更新了吗?电影进不进内地市场都是一波等网盘。还有流媒体平台,也没有多少人会愿意开迪士尼+会员去看,有墙,支付方式不同,网络服务差劲等问题,大陆人有什么资格去辩驳迪士尼如何选择市场的问题,动不动就盗版伺候,玻璃心讲人家辱华还要去看片子评价内容好不好,评价迪士尼在不在乎中国市场,好笑。

手机前号主可能是某医院院士,自从去年10月入手卡后就一直接到各类电话说代发表论文sci期刊,基本上是一周两三次的频率,拉黑几个后又会有新的不断冒出来。同时还有会前号主的公积金信息发过来,一个月4500公积金可窥其工资不低,偶尔去当地制药公司讲课一次2000,和苦逼的我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在无数个日夜激发出“好想偷他的人生”的想法。

小林 轉嘟

对“总加速师”压迫人民叫好的加速主义,我是反对的。暴政就是暴政,我坚决反对,无法论证加速压迫就会加速灭亡,看看朝鲜金家三代的权力稳固就很容易反驳。所以支持统治者胡搞,这是一种扭曲的逻辑谬误。不过,对于民众不给体制添砖加瓦的加速觉醒和反抗,无论是非暴力不合作还是暴力反抗,我都是赞成的。

顯示討論串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