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 Yiu 轉嘟

谈谈长毛象那些奇怪的设计——写给长毛象新用户 

没有转评功能:
长毛象没有转评功能常常让新用户感觉很奇怪,但这并不是Mastodon作者懒没有做,而是有意设计的。[1]
长毛象没有转评功能是为了防止关注者多的用户对关注者少的用户的欺凌。
在长毛象,用户A与用户B的以回复形式进行的交谈对话,只有你同时关注了对话双方(用户A与用户B),她们的对话才会出现在你的主页时间轴上。如果你只关注了其中一人,那么她们之间的交谈将不会出现在你的时间轴中。
这样的设计,有效防止了无关人员插入进交谈对话之中,确保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关注者人数较多的用户回复了某人一句不太好的话,然后她那数量庞大的关注者便在自己的时间轴中看到这个对话,然后一拥而上,将对话的另一方骂地狗血淋头。 而转评则会打破这种对话双方的平等,造成关注者较多的用户对另一方用户的示众,进而引发网络欺凌。
所以长毛象不添加转评功能。虽然,这样并不能阻止,你通过截图、发链接等方式对他人的示众。 但操作复杂性的增加,会相应减少这样行为的发生。

搜索功能极弱:
长毛象另一个让新用户感到不适的地方是搜索功能太弱,在搜索栏中什么都搜不出来。这也是Mastodon有意设计的。
在长毛象,即使你所在的实例开启全文搜索功能,你也只能在自己发出的嘟文以及自己互动过的(转发、打星、收藏)嘟文中使用相关关键词查找。
这样的设计同样也是为了防止欺凌与骚扰。
不知你是否在使用新浪微博的过程中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在自己没几个人关注的帐号里自言自语评论了一下某明星或大V,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有一些人跑到你的自言自语下面评论甚至辱骂。这些人过来的呢?其中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搜索。搜索一些关键词,然后顺着搜索结果挨个评论轰炸。
长毛象将搜索功能限制为只能在自己发出的嘟文以及自己互动过的嘟文中进行搜索,彻底杜绝了通过搜索某些关键词,不请自来的对用户进行骚扰或欺凌的可能。

纯时间排序时间轴/没有热点(热点功能极弱):
在我看来,纯时间排序时间轴不能被称之为奇怪的设计。但使用过太多智能排序时间轴的产品的用户,可能会对这样的纯时间排序时间轴感到一些奇怪。
推特这些使用智能算法排序时间轴,有一个通用的借口便是:为了用户体验,为了让用户不错过热点信息。
但仔细想一想便会发现这个理由站不住脚,如果真的是大家都讨论的话题,那用户自然会通过她关注的用户在时间线上看到,越热的话题自然越多人看到,单独搞出一个“热度”功能又有什么必要?同样道理,同样的道理,好友转发次数越到,在时间线上看到的机率越大,对于用户来说智能时间轴又有什么必要?
热点与智能时间轴只不过是为了让用户看到某些内容有一个合理的借口,为广告与信息操纵打开方便之门。
而且错过一些信息,信息的自然衰减本来就是信息传播的正常环节。没有热点,纯时间排序的时间轴,为每个用户提供近乎平等的展示机会。
如果你不想错过某些信息,想要特别关注某人,请善用列表(List)功能[2]。

[1] blog.joinmastodon.org/2018/07/
[2] bgme.me/@bgme/1045893591188810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搜索 #转评

我:國際手語日剛好也和雙性戀驕傲日(bi pride day)一樣是在9.23
M:coincidence? I think not 😏
我:bi....linguial?
M:....makes sense 😂

Bok Yiu 轉嘟

人对抗极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Bok Yiu 轉嘟

疫情期间的部分回忆 

疫情最凶的时候,正是过年期间,除了医护,所有的部门都在放假休息。作为一个口腔科医生,一直到初七都是毫无防护的状态。
无防护到甚至连体温计都是大家从自己家里拿的,医院没有。
医院甚至没有更多的普通外科口罩存货,同事自己找门路大家一起团购。
但是也不够,最后大概每天的口罩都不一样,因为援助的单位不一样。
(日本援助的口罩量最多,但是最勒耳朵,日本人是脸小吗?有机会还是要去日本看一看。)
酒精喷壶也是同事家属去超市抢购的。
其实医院也已经非常努力了,是真的买不到,他们也很辛苦。
最冷的二月,诊室一直开着窗通气,大家一直担心真的被冻发烧了怎么办。
在还不知道这个病是怎么传染的时候,大家每天都战战兢兢刷着各种新闻,等看到眼结膜也能传播的时候都要崩溃了,口腔科大量喷溅会产生大量气溶胶不可能防护到眼结膜。
戴护目镜就看不清口腔内的操作了,高级的护目镜我们没有。(其实普通的也没有几个。)
后来有的防护,也不是电视里的那种全副武装,我们非常自信,但凡有一个新冠患者来,我们就一定会全体感染。
好在虽然我市有患者,但是我们并没有接诊
至少在我所在的地区,我们是唯一一家疫情期间一天都不停诊的口腔科,主任也一直在跟我们一起出诊,她说学医的就是干这个的,选择这行的时候就选择了风险,这时候我们不能退。我们主任是女人,我们四十来个医护只有两个男人。
其实写这条的初衷,是被那个抗疫电视剧深深的恶心到了。

Bok Yiu 轉嘟

最近有關「抑鬱症防治」的討論讓我想起了 gap year 在大陸華南地區某高校短暫做 counsellor 的經歷。

當時因為在開學季,有新生心理普查要做,每天都要和所謂「有風險的學生」談話到很晚。那時幾乎每天匯報工作講我認為需要重點關注的學生時都會被問的一個問題是「你覺得他/她會死(自殺)嗎」。學生被同寢室的人霸凌,你覺得他會死嗎?學生被疑似教職工的人性侵未遂,你覺得她會死嗎?學生持續多年被母親家暴繼父猥褻,你覺得她會死嗎?

我每次被問到這個問題時都會非常本能地不適,雖然明白高校心理輔導資源非常有限,要把時間和精力都用在「最需要幫助的人」身上,也明白問我這個問題的老師有來自更上層的壓力。但我在想,若我們把人命當成 KPI,若我們的訴求僅僅是「不要讓學生從學校的任何一棟樓上跳下來」,並且因此對其他沒有輕生念頭的人的痛苦和掙扎視若無睹,這樣還稱得上是心理輔導嗎?或者說,只是一種冰冷無情的「威脅評估」呢。

而更令我難過的是,面對這個問題我似乎很多時候又只能客觀地回答「我不認為他/她會自殺」,然後每次都聽到「那就先不管」「我們已經做了能做的了」這樣的回覆。那種感覺像是我在那些談話中感受到的他人的絕望、對方給予我的信任、我強忍住沒有當學生面滑落的淚水都被一巴掌拍飛,像我又親手將他們往深淵裡推了一點點。

我又想起心理中心給輔導員開學生心理危機處理講座時的場景,輔導員三三兩兩地進來,在下面隨意地打著王者榮耀,偶爾拿起手機拍一下 slides 上的自殺熱線電話,然後又迅速地低下了頭。當時我在想,這些人真的能擔負得起他人生命的重量嗎?

我又想起第一天去見心理中心主任時的場景,她知道我不在大陸念書,問我「國外的學校會有新生集體的心理普查嗎」。我說「高中和大學都有心理服務,但是沒有要求過入學時做心理測試」。她聽後一拍手,跟我說「你不知道,中國這幾年心理健康工作發展得可好了,比國外學校還關心學生」。我當時將信將疑。但僅僅是短暫在那裡工作後就明白,「不強制學生向學校匯報心理狀況」,實際也是一種溫柔。

Bok Yiu 轉嘟

我格外敬重RBG的原因之一就是她的力量是非常沉稳平静的力量,她个子小,嗓门不大,气质安静性格害羞,行事风格也不雷厉风行,但是她身上辐射出来的力量真的使人五体投地,她以身作则告诉我女性的强大也可以有这种表达方式,我作为一个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拥有所谓强人面孔的女性,觉得她这样的榜样比任何人都让我安心。

Bok Yiu 轉嘟
Bok Yiu 轉嘟

“金斯伯格的人生经历也不外如是。她求学于哈佛大学法学院。开学第一年,她就遭遇了女性的种种尴尬。当时哈佛的拉蒙特图书馆(Lamont library)不对女性开放,所以金斯伯格被拒之门外。而且,女性也不能参加《哈佛法律评论》的晚宴。更匪夷所思的是,哈佛法学院院长召集全班所有9名女学生,然后义正言辞地质问她们:你们的录取名额原本属于男性,你们凭什么证明你们被录取是合理的?[7]她的求职历程也屡屡碰壁。她的老师们热心地推荐她去最高法院大法官菲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那里实习。但是,那位大法官却直截了当地说:“不考虑女性。””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大清国的猫托邦(来自豆瓣)
来源:douban.com/note/705629550/
琳达·赫什曼:《温柔的正义: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奥康纳和金斯伯格如何改变世界》,第26—27页。

Bok Yiu 轉嘟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因转移性胰腺癌并发症去世,享年87岁。金斯伯格大法官是美国最高法院中四名自由派大法官中的领袖人物。她的去世意味着特朗普总统将有机会任命她的继任者,最高法院也可能自此转变为一个深度保守的机构。t.co/JJzRQD7Xhw

Bok Yiu 轉嘟

#图集:大法官金斯伯格
金斯伯格是美国最高法院史上第二名女性大法官,1993年由克林顿提名进入最高法院,在任27年间,致力于推进平权议题。这名自由派大法官生前曾与病魔顽强抗争,最终因癌症病发症于周五逝世,享年87岁。t.co/EYUzr0XrIL t.co/aDmXkDnEsP

Bok Yiu 轉嘟

大家好,从这周开始我想尝试一件事:每周和一位象上的朋友通话。(不需要是和我互关的好友,只要感兴趣都可以参加)

我一直很希望和不同的人对话,分享对双方都有有价值的内容。先在这里列一列我暂时想到的感兴趣/了解的方面:多语言,多文化、美国本科相关、对不同专业和职业的探索、寻找学术/人生导师、情感问题、举办学术会议、环境学、环保主义、女权主义、life in general etc。

我目前暂定北京时间每周六早10-11点间进行这个谈话,我们也可以一起讨论具体时间。平台是微信/telegram,我们互相添加后用语音通话。之所以包括微信在这里是因为根据自己的经历,觉得这个平台可以用并比较稳定。

参与的方式就是直接在这条嘟文下评论日期。

最后,希望我以上写的这些不要把大家吓跑,我很期望和象上的朋友们交流,不管意见、身处环境和人生阶段相同或不同,我们可以给予互相启发、聆听和建议,我唯一的期待是选择参与的朋友能带着一些内容来,有想和我分享和讨论的或想从我这儿得到的,不要让我为了避免尴尬而take over整个谈话哈哈!

又是奇怪郵件 

不看規則、想得到特殊待遇、然後措辭還「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我真的是服了。還有這種人。嘆為觀止。

Show thread

又是奇怪郵件 

我現在很惱火了,這已經不是英語不好而是不會做人了吧寫出這種郵件???做事說話的邏輯呢?尊重呢?這人拿我當什麼呢?哪怕我上司都不應該用這種措辭,他媽更何況我的學生???而且連給我們老師的郵件語氣都是指使來指使去的,syllabus也不認真讀,我好奇老師收到那堆無禮的郵件感受如何

Bok Yiu 轉嘟

很多非台語使用者不太清楚,這件事的起因是有位作者用全台語翻譯了一篇fic,然後向AO3申請了「台語」語言選項,但是存在不到一個月就被加上中文-閩南話的前綴。這位作者的想法是,AO3管理方是用英語系的邏輯來想其他語系的分類,所以很難跟他們解釋地緣方言的問題,因為台語目前的確還是使用漢字表意,被歸在閩南語同類會讓大部分的中文使用者較快理解,但會讓「台語」此選項失去其意義,對作者這種推廣台語復興的人來說是種傷害。

Show thread
Bok Yiu 轉嘟

一名美团众包骑手的心声 | 很长很长  

@jamaisexiste 在网上看到大家声援我们的文章,我非常非常感动。非常非常感谢你们。

外卖我送出去好多,每天见到的陌生人很多,可是我感到比以前更孤独。好多话不知道该对谁讲。今天希望在网上跟大家说说话,希望自己的事情被人知晓。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这篇报道里讲的事情,许多我都亲自体验过。我们外卖仔不但困在算法里,还困在美团制造出来的谎言中。

谎言一:外卖配送时间越来越短。外卖的效率越来越高。

你要看清楚了,绝对不是实际配送时间越来越短,而是美团罚款倒计时的时长越来越短。加速前的外卖实际配送时间和加速后的实际配送时间没有很大区别。美团正在误导大家,说得好像只要美团的“智能系统”催促得紧,外卖仔就能跑得更快。没有,外卖仔的配送速度早就在加速前到达极限了。假如实际的配送时间以前是25-60分钟,那实际的配送现在还是25-60分钟,但是美团把罚款倒计时的时长设在28分钟左右。

假如严苛的罚款倒计时时长真正的效果不是提高配送速度,而是将降薪合理化呢?先制定一个比以前严格的合格线,再一点点让合格线变得更严格,最后大部分外卖仔都被放进一个很难合格的环境里。原本合格的外卖仔,慢慢被打入不合格。普遍不合格,等于普遍降薪。降薪看上去很合理。外卖配送时间越短,不代表实际配送速度加快,代表更多罚款和更低的工资。外卖仔人多,最后被罚掉的总金额也是很大的一个数字。更多的罚款使美团得到一笔数额大的钱,更少的罚款能使外卖仔得到一点点钱来缓解高油价的压力。

谎言二:智能算法可以轻松突破实际配送时间的瓶颈。

实际配送时间受交通拥堵影响、受天气路况影响、受外卖仔的身心状况和职业技能影响、受商家包装餐品和制作餐品的速度影响、受定位误差的影响、受商家和客人的实际位置影响(实际位置绝对不等于卫星地图上的一个没有细节的点)、受寻路时间影响、受门牌路标和楼宇街道布局影响、受外卖仔返回商家所在区域的时间影响、受外卖仔从客人楼下跑到客人面前的速度影响、受客人的响应速度影响……电脑再怎么聪明,都无法改变上面这些东西。电脑只能辅助一下外卖仔,把可能顺路的订单塞给附近的外卖仔。美团的路线规划系统只能给出一条大致上有用的路线作参考,它常常能帮外卖仔快速规划路线,但对于上面提到的诸多耗费时间的环节无能为力。

谎言三:严厉的罚款可以避免“偷懒”。外卖仔希望客人吃冷菜。外卖仔准备送慢一点,试图降低实际的工作质量。

为什么外卖的实际配送速度早已经在2016年第一次加速前已经到达“瓶颈”?为什么外卖仔的速度本来就已经快到安全警戒线?因为美团不给我月薪,不给我周薪,不给我日薪,甚至没有时薪,只有“计件”算钱。 就算美团没有缩短罚款倒计时的时长,我们外卖仔也要“被迫自愿”加快配送速度。因为客人下的订单并不会均匀分布在一天的24小时里,只有饭点才有订单可以送,我们只能在有限的黄金时间(饭点)内尽可能地多送出几单。只要“计件”没有消失,外卖仔我就不可能放慢速度。阻止外卖仔,不是严厉的超时罚款(超时罚款不是差评罚款,要区分开来),而是“计件”收钱。严厉的罚款也许只能阻止外卖仔对客人无礼,对超时率没有什么影响。就算你不罚款我们外卖仔,我们外卖仔也要想法子缩短配送时间。我们外卖仔希望免除不公平的超时罚款。每一个客人的状况都是特殊,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变通,不应该只考虑平台给出的统一的罚款倒计时时长。

除了金钱数字之外,我们外卖仔也有其他的不愿超时的原因。超时意味着我和客人承诺无法兑现。我用自己真实姓名送餐。我自己要对客人的订单负责的。我不喜欢欺骗客人,哪怕我们不认识。为什么要假定每一个外卖仔都极度喜欢欺骗客人呢?以前没有外卖平台,传统餐饮行业的外卖仔天天都在欺骗顾客吗?

谎言四:美团的订单很多,外卖仔多送一单多收一次钱,“计件”收钱等于多劳多得。

不符合现实的情形:一天24小时,某地区总共出现96个订单,每1小时都有4个订单,我只需要工作8小时,美团无条件地将32张订单。我花10分钟移动到商家门前,每次我一到店门,商家都能把餐做好并包装好,10分钟就能顺利收集完4张订单的餐品,然后剩下50分钟。我一口气背着4张订单的餐品移动到客人门前,客人的地址100%准确,美团的目的地也没标错,客人的收货地点一秒钟就被我找到了,客人都住在一楼,50分钟完全够我把4张单送到客人手里。我遇到意外和突发事件,4张订单成功3张失败1张,超时失败的1张罚50%钱。我每1个小时循环一遍上面的理想化流程,每天循环8次。我每小时就能收到3.5张订单的配送费。每日疲劳驾驶8小时,我完成了32张订单,最后能收到28张订单的配送费(注意,这不是实际的工资)。每张订单来到外卖仔手里的钱是4块,扣除燃油费剩下2.5块钱,我每天收到70块钱。真美好,真理想。我跑去当外卖仔,因此多出一大堆要到月底或年末才发生结算的支出项目。这些被“计件”所隐藏的支出项目,我全都没有算进去。

每天发生在外卖仔生活中的真实情形:一天24小时,某地区客人总共叫了128次外卖。早上5点到早上9点,客人4个小时叫了4次外卖。中午12点到中午2点,客人2个小时叫了48次外卖。下午3点到下午5点,客人2小时叫了4次外卖,晚上6点到晚上8点,客人2个小时叫了56次外卖,晚上9点到凌晨1点,客人4小时叫了12次外卖,凌晨2点到早上4点,客人2小时叫了4次外卖。你早上可以安全地完成4张订单,10点歇息一个小时,迎接11点后的午饭高峰期,在12点-2点,你完成10张订单。3点后,没订单了。你可以喘口气。5点开始,你慢慢完成1张订单,6点-8点,你完成9张订单。晚上8点了,你终于可以收工。你5点开始干,一直干到晚上8点,中间空闲4小时,劳碌8个小时。你完成了24张订单。其中与安全驾驶相关的订单只有5张,占20%;与轻度的危险驾驶相关的订单有9张,心惊胆战啊,占37.5%;剩下10张订单,怎么形容?半焦虑半饥饿,占42.5%。超时订单本来有3张,用轻度危险驾驶缩减到2张。超时失败的1张罚50%钱。你最后收到23张订单的配送费,每张订单配送费4块钱,扣除燃油费剩下2.5块钱,扣除3块钱保险金,你今天收到54.5块钱。你没有死,谢天谢地。可是你不怎么开心,因为明天还要继续死亡循环。你一个月工作26天,4天休假。5点出,8点归。说现实一点就是586的12小时工作制,说委婉一点是媲美8小时工作制的“自由”职业。


为什么中午只能完成10张订单?因为10个商家都散布在不同角落,客人有时候比较集中,应该智能调度系统的功劳。你常常一口气背负3-4张订单在身上,剩余时间最短的订单是29分钟左右。美团的人说,这种情况只占30%。他说的那么轻松,是因为忽略掉最短剩余时间的客人的真实位置。因为他以为最难应付的客人的真实位置只是地图上一个没有任何地形和细节的点。

为什么傍晚只能完成9张订单呢?明明傍晚的订单更多。因为大家都下班了,道路特别拥堵。

为什么不“自愿”加班呢?晚上还有订单可以送啊。自愿加班也有加班费啊。虽然夜里还要订单,可是你已经没力气了,它们已经跟你没关系了。更何况,夜间行车更危险,客人的门牌更难找。钱不会增多。因为夜间单价和白天单价一样低。美团在客人的APP显示我们外卖仔收了他们更贵的配送费,实际上美团多收的钱没有来到我们外卖仔手里。夜晚自愿加班没有额外的加班费。也没人跟你抢,因为命只有一条。死的是自己,死的不是降低我们收入的美团。

为什么是轻度危险驾驶?只想结束失业,不想伤人。

白天低收入,晚上“自愿”加班,疲劳驾驶。下一个白天,继续疲劳驾驶,继续低收入,继续晚上“自愿”加班,恶性循环。你会死,死了等于零。“多劳多得”的谎言终于穿帮了。

客人到底在哪里?美团的人所认为的“点”到底是什么地方?客人可能在没有电梯的8楼(你要免费跑上8楼)。客人可能还没有回到家里还不许你把外卖扔在他家门口。客人也有可能在缺少门牌路标的旧式居民楼里,你绕着居民楼跑了几圈竟然找不到上楼梯的入口,急得喊救命,想打电话问客人如何上楼,客人不一定听电话,客人的APP是旧版本的不收语言通话,APP只显示一个虚拟号码,客人收不到你的短信。客人有可能在巨大的商场内部,你要从十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商场里找到客人。你只能上天保佑客人没有写错收货地址。 客人有可能住在比迷宫还像迷宫的小区。1/4的小区不许骑车进去,你要徒步跑1-2公里才能来到客人楼下。你跑完1公里,还要等电梯送到客人门前。送完还要跑1公里离开小区。如果你还没有头晕眼花,希望你还能记得自己的车停在哪里。上天保佑车不要被偷,上天保佑车上的外卖没有被偷。好了,这个29分钟,这个所谓的短距离的订实际上比高价格的订单都难好多倍。

为什么高难度系数的订单只给最低的价格?高难度系数的订单占用我那么多时间。我损失了大量本该用来运送正常难度的订单的时间。美团衡量订单配送难度只考虑直线距离。当智能调度系统将订单派送到你手里时,你只能看见APP上一个虚假的距离数字,你根本不会预料到最后会变得那么难,你拒绝也来不及,拒绝要罚钱。你换全中国最擅长送外卖的人来送,他也要花掉许多时间,他花掉的时间会比我少一些,但再怎么少也有个限度,他也会因为超高难度的订单损失很多体力和时间,因为这一单实际的付出远远低于美团给出的统一的标准的错误的回报。一张异常的不公平的低价订单,总是会引起连锁反应,压在自己身上的其他订单也变得很容易超时。异常高难度订单吃掉10分钟,身上剩下2张订单,那每一单都要追回5分钟,最后三张订单都要被迫以超高速驾驶的形式来完成。危险驾驶的时间可能会从9分钟变成27分钟。如果罚款倒计时的时长没有今天那么短,外卖仔完全可以平安地快速地送完1张异常高难度订单和2张正常难度订单。我前面说过,“计件”收钱的方式早已堵死外卖仔消极工作的退路,不可能引起大量的订单超时,那为什么美团不肯放外卖仔一条生路呢?

我早上5点起床,骑车到某商家门口守候。我其实预测不了哪个区域的商家将出现订单,只能根据往日的经验猜测客人可能会在哪家商家下订单。这哪家商家一有订单,我就能立即瞬间转移来到那家餐厅的门口吗?不能。那我可以开车满城巡游吗?每次有一单,系统100%无条件派送给我吗?不可以。我只好赌某家店将出现今天第一张订单,然后守在店家的门口。每个早上大概有1-2单是系统派送给我,还有1-2单要自己主动在骑手APP的操作界面上“抢”的。

我往上翻一看作者信息:Shanghai University of Engineering Science

哦。😂 難怪行文一股漢語味兒,換成中文論文就凑字數老熟練了

Show thread
顯示更多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