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已经进入)“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这四个字,听起来有点怪,但其实是非常精准的。妙处在哪里呢?是这样的:表达的本质是回应,说出来的语言A,和潜意识里想回应的东西B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句子。你只看到A没看到B,当然会觉得奇怪。所以,不要只看他表达了什么,要想想他其实想要回应的是什么。如果阻力来自外界,那当然是用“不可阻拦”;如果是要增强信心,那当然是要讲“历史必然”,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大家其实都没在怀疑中国不行,中国人不行,大家怀疑的是不是“倒车+油门”已经踩死了。在这个背景下,他真正要回应的,是“你是不是在开倒车,要逆转之前这几十年的趋势”,所以,“不可逆转”,才是唯一正确的用词。这句话正确的翻译是:别怕,我没在开倒车。

很多人说,为防政郁,要少看阴暗面。我觉得正好相反,要少看光明面。阴暗面再阴暗,至少也是痛苦者在发出声音。而那些彩旗招展欢天喜地腆胸迭肚耀武扬威寡廉鲜耻爹味十足是非颠倒奴颜婢膝自鸣得意的正能量宣传,从致郁效果来讲,实在是强太多了。

从江山娇和红旗漫、五十六朵金花到梅涩甜,这些“官方偶像”的形象都勾画出了一个清晰的用户画像,即,拍脑袋的人是脑子里全是屎的猥琐粉红中年直男蛆。比较微妙的是目前为止江山娇和红旗漫五十六朵金花全都是一开始官方营造声势浩大的出道,但却因为过于傻屌的文案和形象被网民喷到关闭账号不了了之,简而言之,黄了,但官方依旧屡败屡战挑战网民的审丑极限,前段时间上过热搜的“局厅风”也是,属于是丑而不自知反而以此为美为荣,还觉得我喜欢所以大家都得喜欢,太爹了,爹到作呕。

终于监考结束了
不出所料,学得一塌糊涂,考得也一塌糊涂。
不想管了。

还是签了和学校的合同。我是真的不自信,违约金两万多虽然说起来我负担得起,但是也算是把这一年攒下来的大半工资全都给出去了。买条后路值得吗?我不知道值不值得,我只知道这样稳妥些吧。不可控因素太多。
但是就算我这次失败了,我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失败一次就缩进壳里了。我清楚地知道我要离开,我会不断地尝试,知道国门彻底关上锁死的那一天。

无知并不是蠢,承认无知,反倒是智慧的开端。这是苏格拉底已经证明过的事情。

然而苏格拉底没有意识到的是,承认无知,是需要巨大勇气的。拒绝真理、拒绝思辨、拒绝承认自己的局限,这才是人性的本能。后来亚里士多德只说哲学始于闲暇与惊诧,原因很可能和苏格拉底一样:这种(承认无知并由此追求智慧的)勇气,在他们那个时代的精英分子那里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根本就没觉得需要专门拿出来说。

犬儒主义出现后,情况发生了变化。犬儒主义者当然也是知识精英,他们与苏格拉底那代人的区别,不在才智,而在勇气——他们把真理变成了一种解构性的东西,从而以一种冷嘲热讽式的战斗姿态,滑头地回避了真正严肃的,足以使他们被大众陪审团判处死刑的冲突。从此,智者被当成疯子,而不是社会秩序真正的挑战者。如果说此时的知识精英仍然保留了鼎盛时期希腊哲学家的部分勇气,那也只不过是这种勇气的余晖而已。那是一种横眉冷对、自我感觉良好的勇气,而不是拉着路人急切地探讨心中的疑问,不把道理讲清楚誓不罢休的勇气。总之,智慧与勇气是匹配的,勇气降格了,智慧也就降格了。

再往后,哲学家要么是神学的婢女,要么是官方意识形态的工匠,要么是民族精神新万神殿的设计师。这里面有没有勇气呢?要说也是有的,但是总归缺少了一种自我否定的勇气。或者说,这种原初的理想之光,在个别哲学家身上偶有闪现,但是整体而言,智慧又降格了一级,成为一种工具性的东西。也正是在这种勇气的降格里,现代性魔鬼的一面得以肆虐。

当然,最等而下之的,就是利维坦系统那种体制性的愚蠢。几千年的智慧,上亿的人口,集合在一起,做出的却是又蠢又坏的事情。你说坏吧,同时又蠢到令人发笑;你说蠢吧,同时又坏到令人发指。最妙的是,集体发臆症的那些核心人物,个顶个都是高学历。他们之间发生的化学反应,实在是令人着迷。这也进一步说明,缺乏(面对真相的)勇气,一定会使智慧徒有其表。蠢和坏,则是这种堕落的两个相伴而生的必然结果罢了。

百年之前,谭嗣同在其著作仁学中感慨“幸而中国之兵不强也,向使海军如英法,陆军如俄德,恃以逞其残贼,岂直君主之祸愈不可思议。”预言已渐渐验证

公民“監督”公民算個屁的監督,公民監督政府才叫監督謝謝。

越是讲求道德的社会越是追求“圣人明君”,而这些人往往成为“窃国大盗”使人民饱受专制之苦;越是讲自利的社会,越提倡个人权利和自由,允许对权力的警惕,允许结社表达不满,发明了自由媒体和三权分立制衡制度,而这才是现代自由宪政文明社会的基础。(当然,没说道德不重要,只是合理规则范围内,不必苛责。)

顯示討論串

這個傻逼連英語都説不好而且連續兩年都沒出過國了,居然還敢厚顔無恥地自稱要為世界指明方向,指你奶奶個嘴,愚蠢的東西。

討論香港和美國的「倒退」時很討厭「環球同此涼熱」這類說法(尤其在微博)。幾十甚至上百年的公民社會積累,即使危如累卵,也不至於一夜崩塌。

香港現在這個樣子了,衛生局局長還是在記者會被質問要為老年人高死亡率道歉;當 roe v wade 被推翻,實際情況是很多人依然能從各類 ngo 得到幫助。世界並非「都一樣爛」。

與鐵拳恣意亂砸毫無底線的原子化社會相比,新聞再聳人聽聞,生活其中的人也仍過著更有尊嚴的生活。就像你的童年陰影是平安夜晚上發現聖誕老人是假的,我的童年陰影是平安夜晚上發現聖誕老人是假的並被他強姦了。

倒退當然值得也應該被討論,只是在巨大苦難不被充分討論的語境裡(簡中因為審查,非簡中因為無人關心),更刺骨的苦難在每一次討論中都顯得更加渺小。

很多人说舍不得中国除了自己的社交关系和父母之外,还有美食,我也曾经是这样想的,但是看到那么多因为中国共产党愚蠢的防疫政策倒闭的餐厅,看到那么多花费数年才建起的大厦在一夜之间成废墟,说真的,什么美食对我来说都变得索然无味,只要继续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政党的统治下,只要天安门仍然还挂着腊肉像,只要我们仍然是崔健口中说的同一代人,那这些美好就像指间的流沙一样,是留不住的,因为生产这些美好的人在日渐凋零,没有人可以幸免于难。

每年高考固定節目
我媽悄咪咪走到我旁邊
“哪個誰誰誰家的誰誰誰你還記得嗎?”
我肯定回答不記得,因爲後面肯定要聊這個人高考考了多少分。
我對這種話題真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2022/06/23 - 14 时

我要这样宣言︰我们无罪,然后我们凋谢

热。大汗淋漓的热。这样的环境,心怎么静下来?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我的葬礼是你生活的开始

天气很好 可我想死

孤独是夜晚的河,洗去喧哗残留的尘埃

你说机械做的心会梦到电子猫猫吗?

杀杀杀杀杀杀

你说你是人民你就是人民吗?

为什么可以聚集上班,但不可以聚集堂食

你的临终遗言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该怎样才能缓解这痛苦

好痛苦

操!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