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最大的谬误在于认为暴政或资本主义别的什么存在某一个门槛,到达这个门槛的时候人民会自动决定起来反抗。这个想法跟亲资本主义派最爱的那个理论相当类似:人均GDP超过某个门槛,国家就自然而然会民主化。

但只要看过中国近代的历史,我们就可以询问:大下岗怎么不是门槛?「三个代表」允许资本家公开入党、网络长城的设立、修宪允许无限制任期……这些怎么都不是那个门槛?

跳到结论来说,压迫的激烈程度只是一个侧面,另一个侧面是人民的组织与斗志,只要人民没有组织与斗志,那不管再强大的压迫,或是再重大的统治危机,都不一定能撼动政权。相反,只要人民有组织与斗志,那么甚至较小的危机,都有可能成为革命的星火。

加速主义无疑为这个没有任何政治自由的社会里的人提供了一种安全感,因为按照这种意识形态,任何中共暴政的加强、任何世界危机的勃发,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袖手旁观就好了,时候到了自然而然就会垮台的。

但是如果真诚的希望社会可以进步的话,抛弃这种机械的历史认识。按鲁迅的话说:「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8zu 在一个一没有信仰,二没有民主基本共识,有的只是一群精致利己主义,乌合之众,一盘散沙的地方谈反抗,实在是奢侈。

@ditta 我们对中国與其他地方一样,抱理性上的悲观,意志上的乐观。你说的那些因素都是中国发生革命哪怕是政治革命的挑战,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即使在连年增加维稳镇压之下,中国境内仍然持续有人在反抗: cw.com.tw/article/5092897

中国的未来绝对不是定论,它绝对可以比现在更糟,但也有机会比现在更好,这一切关系到外在环境的客观因素,同时也关系到中国人民内部的组织与斗志这样的主观因素。

@8zu 现在的青年。已经不是被捂住了嘴巴。而且被控制了脑袋。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