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

电脑低手
动漫低手 只会吃cp
我用简体字是因为我讨厌中国传统文化(参考錢玄同)

业余时间做一些翻译:8zu.gitlab.io/logs/

置頂嘟文

我微博上说过的,在这边也说一下

离开微博跑到别的平台这种行为,除非是有组织的集体行为,否则都只是个人的逃避。微博稀烂恶心的嘴脸根本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但是只要这个平台还是新时代青年跟工人阶级最常用的平台,那我们就还得继续使用。 ​​​

这主要是关于一个社会主义者为什么要使用 SNS 平台的自我修养问题。我们使用 SNS 的目的应该是为了与现在与将来的同志交流,同时有志用我们正确的分析与评论影响群众。所以只要是能接触到群众的交流方式我们都不能放弃。

如何用一个标题同时嘲笑四大常任理事国

美首次將台灣漁獲名列「強迫勞動製品清單」農委會:形象不太好udn.com/news/story/6656/490475

如果面對勞工遭受的殘忍與血腥對待政府的態度只是「形象不太好」,那這個政府站在誰那邊是顯而易見的了

轉嘟
轉嘟

#推荐 #podcast #随机波动 【027 外卖骑手的工作是如何被“狗屎化”的?】
[04:19] 大卫·格雷伯的去世为何引发了如此大的震惊
[11:36] 格雷伯的学术著作和世界走向的关联非常强
[14:59] 格雷伯的出身和成长经历
[17:41] 哪些工作不是狗屁工作?
[23:27] 外卖骑手的工作是不是狗屁工作?
[28:52] 外卖骑手为什么没有被机器替代?
[35:30] 外卖骑手的工作逐渐失去了关怀的性质,变得非人化
[42:34] 无政府主义争取的是减少劳动时间,不是增加报酬
[45:26] 格雷伯对生产主义倾向的批判
[50:30] 反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才是真正的全球化
[56:37] 格雷伯认为文化就是成功了的社会运动
[59:31] 格雷伯的革命蛋壳理论
[1:08:01] 格雷伯对学术界和庸俗福柯主义的批判
[1:13:01] 疫情让一些学者面对公众,直接行动
Podlink链接:pod.link/1504681387/episode/NW

轉嘟

In light of this incident, due to their breach of company guidelines and contract, Akai Haato and Kiryu Coco will be suspending their talent activities for 3 weeks, and we will be ensuring that our guideline training is more thorough going forward.

All for mentioning some channel stats and acknowledging Taiwan exists. Wow!

https://cover-corp.com/2020/09/27/200927-1

轉嘟

这人说的什么屁话,如果乡下的人要去城市呢?直接用价格把人锁死在乡下可还行

轉嘟
轉嘟
轉嘟

今日打消自杀念头:看到有人说进icu抢救一晚上花了一万多还不能报销医保

轉嘟
轉嘟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0923高教工會採訪通知】史上最扯:不接受減薪,就不發薪!違法欠薪!還我全薪!聖約翰科大教師至教育部前靜坐抗議行動 bit.ly/3hLMwUw

轉嘟

我写了:面对 #新疆 危机,一个 2020 年的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wp.me/pbySQR-4b

⬆️ WordPress 需要翻墙,我会分几段把全文发出来。

轉嘟

眼下来说,如果你是义薄云天义愤填膺必须做点什么强正外部性的事情才能解恨的话,我也是有一点点建议的。

首先简单粗暴用钱投票,很好的!并且很爽,请一定试试看。

眼下我唯一能够以个人 reputation 做担保来激情推荐的打钱对象是 Xinjiang Victims Database。我在这一轮新疆危机之前就知道 Gene Bunin,那时候他最为人所知的作品还是一组关于内地维吾尔餐厅的文章,现在他的名字和「新疆受害者资料库」紧紧联系在一起。

这个资料库收录的受害者人数最近刚刚超过了一万人,其中两个是我的父母。

如果一百万人,或者一万人听起来都是太大的数字了,让你失去了实感,这个数据库呈现的信息会冰冷地细致地具体地刺痛你。(然而网站访问起来有点慢,所以请去 GoFundMe 给他们打钱!)(8/N)

gofundme.com/f/xinjiang-victim

顯示討論串
轉嘟

想到《动物狂想曲》里兔子说草食动物走在街上必须抬头挺胸,显得十分有目的感地大步走路才不会惹上麻烦。
:blobeyes:

顯示討論串
轉嘟
轉嘟

在俄国的华籍俄共党员组织章程
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
「俄文版原载于苏联《远东问题》1988年第2期。原始文件存于苏共列宁格勒州委党史研究所档案室。中译文来自《国际共运史研究》1990年第1期。
  〔译者按〕苏联《远东问题》1988年第2期发表了《在俄国的华籍俄共党员组织章程》(此件存于苏共列宁格勒州委党史研究所档案室)。苏联历史学副博士P.A.米罗维茨卡娅写有一段按语:“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按照合同规定,数万名中国工人来到了俄国。1919-1920年间,在我们党的教育影响下,他们中间开始建立在俄共(布)各级党委领导下的党支部。1920年制定了在俄国的华籍俄共党员组织章程。这些党支部的党员回到中国后就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实情的积极传播者。1921年中国共产党建立之后,这些华籍俄共党支部就无存在的必要了。」

轉嘟

『打工经历』

作者:王小波
在美留学时,我打过各种零工。其中有一回,我和上海来的老曹去给家中国餐馆装修房子。这家餐馆的老板是个上海人,尖嘴猴腮,吝啬得不得了;给人家当了半辈子的大厨,攒了点钱,自己要开店,又有点烧得慌——这副嘴脸实在是难看,用老曹的话来说,是一副赤佬像。上工第一天,他就对我们说:我请你们俩,就是要省钱,否则不如请老美。这工程要按我的意思来干。要用什么工具、材料,向我提出来,我去买。别想揩我的油……

以前,我知道美国的科技发达、商业也发达,但我还不知道,美国还是各种手艺人的国家。我们打工的那条街上就有一大窝,什么电工、管子工、木工等等,还有包揽装修工程的小包工头儿;一听见我们开了工,就都跑来看。先看我们抡大锤、打钎子,面露微笑,然后就跑到后面去找老板,说:你请的这两个宝贝要是在本世纪内能把这餐馆装修完,我输你一百块钱。我脸上着实挂不住,真想扔了钎子不干。但老曹从牙缝里啐口吐沫说:不理他!这个世纪干不完,还有下个世纪,反正赤佬要给我们工钱……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磁器活。要是不懂怎么装修房子就去揽这个活,那是我们的错。我虽是不懂,但有一把力气,干个小工还是够格的。人家老曹原是沪东船厂的,是从铜作工提拔起来的工程师,专门装修船舱的,装修个餐馆还不知道怎么干吗……他总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买工具、租工具,但那赤佬老板总说,别想揩油。与其被人疑为贪小便宜,还不如闷头干活,赚点工钱算了。

等把地面打掉以后,我们在这条街上赢得了一定程度的尊敬。顺便说一句,打下来的水泥块是我一块块抱出去,扔到垃圾箱里,老板连个手推车都舍不得租。他觉得已经出了人工钱,再租工具就是吃了亏。那些美国的工匠路过时,总来聊聊天,对我们的苦干精神深表钦佩。但是他们说,活可不是你们俩这种干法。说实在的,他们都想揽这个装修工程,只是价钱谈不拢。下一步是把旧有的隔断墙拆了。我觉得这很简单,挥起大锤就砸——才砸了一下,就被老板喝止。他说这会把墙里的木料砸坏。隔断墙里能有什么木料,不过是些零零碎碎的破烂木头。但老板说,要用它来造地板。于是,我们就一根根把这些烂木头上的钉子起出来。美国人见了问我们在干什么,我如实一说,对方捂住肚子往地下一蹲,笑得就地打起滚来。这回连老曹脸上都挂不住了,直怪我太多嘴……

起完了钉子,又买了几块新木料,老板要试试我们的木匠手艺,让我们先造个门。老曹就用锯子下起料来: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锯子不像那么回事儿,锯起木头来直拐弯儿。它和我以前见过的锯子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呢。正在干活,来了一个美国木匠。他笑着问我们原来是干啥的。我出国前是个大学教师,但这不能说,不能丢学校的脸。老曹的来路更不能说,说了是给沪东船厂丢脸。我说:我们是艺术家。这话不全是扯谎。我出国前就发表过小说,至于老曹,颇擅丹青,作品还参加过上海工人画展……那老美说:我早就知道你们是艺术家!我暗自得意:我们身上的艺术气质是如此浓郁,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谁知他又补充了一句,工人没有像你们这么干活的!等这老美一走,老曹就扔下了锯子,破口大骂起来。原来这锯子的正确用途,是在花园里锯锯树杈……

我们给赤佬老板干了一个多月,也赚了他几百块钱的工钱,那个餐馆还是不像餐馆,也不像是冷库,而是像个破烂摊。转眼间夏去秋来,我们也该回去上学了。那老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天天催我们加班。催也没有用,手里拿着手锤铁棍,拼了命也是干不出活来的。那条街上的美国工匠也嗅出味来了,全聚在我们门前,一面看我们俩出洋像,一面等赤佬老板把工程交给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连老曹也绷不住,终于和我一起辞活不干了。于是,这工程就像熟透的桃子一样,掉进了美国师傅的怀里。本来,辞了活以后就该走掉。但老曹还要看看美国人是怎么干活的。他说,这个工程干得窝囊,但不是他的过错,全怪那赤佬满肚子馊主意。要是由着他的意思来干,就能让洋鬼子看看中国人是怎么干活的……

美国包工头接下了这个工程,马上把它分了出去,分给电工、木工、管子工,今天上午是你的,下午是他的,后天是我的,等等。几个电话打出去,就有人来送工具,满满当当一卡车。这些工具不要说我,连老曹都没见过。除了电锯电刨,居然还有用电瓶的铲车,可以在室内开动,三下五除二,就把我们留下的破烂从室内推了出去。电工上了电动升降台,在天花板上下电线,底下木工就在装配地板,手法纯熟之极。虽然是用现成的构件,也得承认人家干活真是太快了。装好以后电刨子一跑,贼亮;干完了马上走人,运走机械,新的工人和机械马上开进来……转眼之间,饭馆就有个样儿了……我和老曹看了一会儿,就灰溜溜地走开了。这是因为我们都当过工人,知道怎么工作才有尊严。

#观止 #每日一文

顯示較舊嘟文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