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学数学,就是个不断被pua的过程(…
一直在“我好菜啊”和“我怎么还能更菜”之中徘徊

52 轉嘟

另外,我觉得有些中国人挺搞笑的,为了达到一些目的不择手段
比如举报肖战粉丝去川美闹事,说他们非法聚会,还刻意说他们要颜色革命
妈的,一群傻逼,强权下喜欢肖战的sb韭菜和普通韭菜有区别吗?不都变成韭菜盒子?

一些无聊的“用魔法打败魔法”假设 

男的强奸了某人,舆论:
怎么其他人没强奸,就你去强奸了?你是不是根本就没进化成功?怎么别人都脑子清醒管得住自己阴茎就你不行?

把荡妇羞辱放到男性身上还真不太好改,但说真的什么时候才能发展到某些事情发生,大家不去想受害者有什么错,而去想犯人哪里智力/行为有缺陷呢,md

52 轉嘟

今天再打扰一次时间轴上的大家😭非常感谢您!

现在很多创作者都遭受到了诸如抄袭和盗用的困扰,我的课题涉及到了相关的调查。我也很希望在解决这一问题上出一份力。
请问能请您帮我填写问卷吗?非常感谢您!
很遗憾我给不出足够的报酬,您能获得的只有我的感谢与祝福❤️ 😭

wjx.cn/jq/89610835.aspx

52 轉嘟

大部分网络流行的对人的代称就是很恶心啊。
什么接盘侠黑木耳白木耳舔狗婚驴的,既不把别人当人,也不把自己当人。
蓝去年拉黑我之前说了一句:“说不定我过了半年又会回来跪舔你。”
我本来还在想只是政见不同,不至于闹成这样,看到跪舔这两个字气得什么都忘了。
所以对她来说,她每天找我聊天只是在跪舔吗?

网络流行语的语境里,人也不是人,友谊也不是友谊,爱也不是爱。
恶心透了。

楼下好像有人在烧烤,呛得我脑子昏昏沉沉的

是不是成为grad student心态中最重要的一项是对抗写不完作业的焦虑

真是什么样的作者吸引什么样的读者,底下的评论让我感觉不是智障的在被智障排挤

Show thread

我真是无语
随便看个星际耽美,小说为了制造对立把除了中国人以外的世界人民形容得跟智障一样,还非常种族歧视,直接上来就管主角叫黄皮猪,呕
这种塑造冲突的方法真的非常低级,非常无聊,非常自以为是。

快乐戏精小52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quarter制先来的,我却不可自拔地恨上了semester制呢

明明四年过去,每一个学期我都在骂一quarter过得有多快,每天都在幻想到了semester制度的时候我会有多快活,但现在却过得不如小狗被虐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撕心裂肺——(啊苹果自动联想真好用

读研是不是无法获得真正的快乐,嘤

IOS14新增的smart stack实在是对思乡念旧的人不友好
特指照片功能

没想到这门课还是得靠自学
老师并没有讲任何关于torus的东西就直接让我们用S1 x S1 iso torus……还是得靠stack math exchange救我小命😥

吃到了鲜肉大包子呜呜呜配上榨菜真的好好吃啊——
说完留下一滴异国他乡泪

我好爽,看完书再上课感觉就不难了
(虽然作业仍然还是那么多…可能只是暂时开心)

又看了一下eva漫画,真是胃疼……

一碗狗粮,可用来饱腹 

我说我不打算继续写了
小蒲就过来,把我按回沙发:坐!而且我说坐你就要坐,继续写,你是小狗要听话(我们经常互相攻击对方是小狗)
我:可是那只有戈薇能做到的事,难道你是女主我是犬夜叉吗
于是小蒲(性别男)臭着脸走了

虽然我还是会怀念她,但是现在和小蒲谈恋爱感觉好好哦XD

52 轉嘟

几个多月以来调查组只查证她到底是不是未成年人,我真的要晕厥过去了,鲍既然有渠道可以买到未成年人并且发生性关系,那就肯定有平台和组织,是谁在主导,买卖产业链到底有多成熟,多大规模,买卖还有多少买主,这些才是真正要调查的问题,不去调查,就给个成年人说法,调查组人你们知不知道此刻还有许许多多女性正在遭受买卖强奸?她们正在痛苦着,盼望着有人能够救她们于深渊之中,你们都看不到吗?

52 轉嘟

好纠结要不要上esty买一个电子模版啊,感觉有点贵+不值当,但自己设计的话又没那个闲工夫…

我看书(特指文学作品,哲学书不算此类)真的极其挑,而且只喜欢看经典名著(就算这样名著里也有我没那么喜欢的),尤其是苏俄作品
其他乱七八糟的小文从来不看,或者看的时候不把它们归到这类里
On the other hand, 我看网文的时候又基本不挑,点开一本只要没什么不喜欢的设定就能看下去
可能这就是带脑子和不带脑子的区别吧

顯示更多
g0v.social

去中心化社群架設的去中心化社群網站 A decentralized social network hosted by a decentralized community.